當前位置 > 首頁 > 專題集粹 > 專題分析 > 迎接十六大

之四:經濟結構調整成效顯著

來源:中国足彩發布時間:2002-10-04 08:52

  改革開放20多年來,尤其是從黨的十四屆四中全會確定以江澤民同志爲第三代集體領導的核心以來,我國的經濟建設取得了舉世矚目的重大成就,綜合國力和人民生活水平不斷提高。與國民經濟持續快速增長相伴隨,我國的産業結構、需求結構、地區結構和所有制結構發生了一系列意義深遠的巨大變化。

 

  一、  産業結構的變化與特點

 

  改革開放以来,尤其是从党的十四届四中全会以来,我国产业结构摆脱了改革开放以前那种“农业基础薄弱,工业畸形发展,服务业水平低下” 的局面,通過優先發展農業和輕工業,加強基礎産業、基礎設施建設,大力發展第三産業等一系列政策和措施,使我國産業結構逐漸趨于合理,並向優化和升級的方向發展。

 

  (一)三次産業結構變動及其特點

 

  19792001年,我國宏觀經濟總量及其各個産業都呈快速發展態勢,GDP年均增長9.4%,其中第一産業增加值年均增長4.7%,第二、第三産業增加值分別增長11.3%10.2%1990-2001年,GDP年均增長9.3%,其中第一産業增加值年均增長4.0%,第二、第三産業增加值分別增長12.2%8.3%。三次産業增長速度的不同導致了産業結構的明顯變化。三次産業增加值在宏觀經濟總量中的比例關系,由1978年的28.148.223.7變爲1989年的25.043.032.0,再變爲2001年的15.251.133.6。與1978年和1989年相比,2001年第一産業的比重分別下降了12.9個和9.8個百分點,第二産業比重分別上升3.1個和8.1個百分點,第三産業比重分別上升9.9個和1.6個百分點(表1)。

 

1:三次産業增加值結構變化

 

GDP

(億元)

第一産業

第二産業

第三産業

人均GDP

( /)

(億元)

構成(%

(億元)

構成(%

(億元)

構成(%

1978

3624

1018

28.1

1745

48.2

861

23.7

379

1989

16909

4228

25.0

7278

43.0

5403

32.0

1512

2001

95933

14610

15.2

49069

51.1

32254

33.6

 

“六五”時期平均

6445

2021

31.4

2851

44.2

1573

24.4

632

“七五”時期平均

14510

3809

26.2

6265

43.2

4436

30.6

1317

“八五”時期平均

37662

7884

20.9

17628

 46.8

12149

32.3

3193

“九五”時期平均

78433

14259

182

39100

498

25074

320

6319

 

  從年度間的連續變化上觀察,三次産業增加值在GDP中所占比重的变动规律互不相同。第一産業比重自改革初期到80年代初期保持上升趋势,此后基本呈稳步下降趋势;第二産業比重自改革初期到80年代末呈逐年下降趨勢,1991年止降转升,近年来呈快速上升趋势;第三産業比重自改革初期到1992年基本呈上升趨勢,近年來較爲穩定,變化不大(圖1)。

 

 

  按從業人員在三次産業中的分布衡量,19792001年我國産業結構的變化也十分明顯。22年間,全社會從業人員總量增加了3億人,其中第一、二、三産業分別增加了7012萬人、9453萬人簣Ds1.4亿人,这使三次产业在全社会从业人员總量中所占的比重发生了巨大变化:第一産業从业人员比重大幅度下降,由1978年占絕對優勢的的70.5%下降到1989年的60%,再下降到2001年的一半左右(50.1%),平均每年下降0.9個百分點;第三産業从业人员比重上升幅度较大,由1978年的12.2%上升到1989年的18.3%,再上升爲2001年的27.7%,平均每年上升0.7個百分點;第二産業从业人员比重有所上升,但上升幅度不大,23年間僅上升5.9個百分點(2)

 

2:三次産業從業人員結構變化

  

(萬人)

第一産業

第二産業

第三産業

(萬人)

構成(%

(萬人)

構成(%

(萬人)

構成(%

1978

40152

28318

70.5

6945

17.3

4890

12.2

1989

55329

33225

60.0

11976

21.6

10129

18.3

2001

73025

36513

50.0

16284

22.3

20228

27.7

“六五”時期平均

46705

30757

65.8

9000

19.3

6948

14.8

“七五”時期平均

55696

33461

60.1

12185

21.9

10049

18.0

“八五”時期平均

66794

37527

56.2

14860

22.2

14407

21.6

“九五”時期平均

70577

35330

50.1

16398

23.2

18849

26.7

 

  动态观察,三次产业从业人员的分布结构呈现较强的规律性:第一産業从业人员比重逐年下降;第三産業比重逐年上升;第二産業比重年度间略有变化、總体呈小幅上升趋势;自1994年起第三産業从业人员比重开始超过第二産業(圖2)。

 

  三次産業結構的上述變化,反映了以下幾個特點:

 

  第一,我国三次产业结构变化基本符合世界范围的产业结构演变规律,即第一産業比重下降,而第二産業、第三産業比重上升。从增加值的比重变化上看,我国三次产业结构在80年代中期发生了标志性的变化──第三産業比重于1985年开始超过第一産業,国民经济總量增长从主要由第一、二产业带动转为主要由第二、三产业带动。

 

  第二,我國的工業化進程在經曆 “消费品工业补课──加强基础产业──加快重化工业发展”等一系列变化中有所加快,第二産業特别是工业的增长成为中国经济快速增長的主要动力之一。按可比价计算,在19792001GDP增長的9.4%中,有5.4個百分點来自第二産業的贡献,2.7個百分點来自第三産業,1.3個百分點来自第一産業;在1990-2001GDP增長的9.3%中,有5.8個百分點来自第二産業的贡献,2.5個百分點来自第三産業,1.0個百分點来自第一産業。

 

  第三,三次産業的勞動生産率均有不同程度的增長,但三者之間的差距呈不斷擴大之勢。1979-2001年,一、二、三産業的勞動生産率分別增長11%11.4%10.1%1990-2001年,一、二、三産業的勞動生産率分別增長10%14.3%9.6%。由于三次产业劳动生产率增長的差异,导致三次劳动生产率由1978年的174.9擴大到2001年的17.54

 

31978-2001年三次産業勞動生産率(單位:元/人)

年份

一産勞動生産率

二産勞動生産率

三産勞動生産率

1978

359.6

2512.9

1759.7

1980

466.8

2844.2

1746.9

1985

816.4

3723.6

3058.0

1989

1272.5

6077.2

5334.4

1990

1289.3

5175.7

5308.9

1991

1352.7

6494.6

5838.6

1992

1498.7

8150.1

6977.1

1993

1826.5

10977.9

7995.3

1994

2582.0

14610.9

9622.9

1995

3375.5

18229.3

10632.2

1996

3975.9

20744.9

11394.8

1997

4079.0

22495.1

12493.9

1998

4136.9

23264.6

13347.6

1999

4046.1

24698.7

14078.5

2000

3943.1

28046.0

14984.5

2001

4001.3

30133.3

15945.4

 

3 三次産業的勞動生産率變化

 

  第四,产业结构与就业结构的偏差系數呈平稳波动之势。产业结构与就业结构的偏差系數被定义为三次产业结构与三次就业结构之差的绝对值之和,偏差系數越大,表明产业结构与就业结构的差距越大,反之亦然。在1978-2001年期间,偏差系數从改革开放初期的84.8逐步下降到1984年的60.8,從1985年開始回升,到1992年達到高點(73.4)後又逐步回落到1996年的60.2,從1997年又开始反弹。近年来第三産業增加值的比重变化与从业人员的比重变化并不同步:第三産業增加值比重持续下降,而从事第三産業的劳动力比重却持续上升。这一方面说明第三産業在增加就业机会、吸收富余劳动力(特别是农村富余劳动力)方面发挥着越来越大的作用;另一方面,也说明第三産業的效益较低,亟待进一步提高。

 

4:产业结构与就业结构偏差系數(%

年份

1978

1980

1985

1989

1990

1991

1992

1993

偏差系數

84.8

77.2

68

70.1

66

70.4

73.4

73

年份

1994

1995

1996

1997

1998

1999

2000

2001

偏差系數

68.2

63.4

60.2

61.6

62.4

65

68.2

69.5

 

4 产业结构与就业结构的偏差系數

 

  从總体上判断,改革开放以来我国产业结构基本实现了产业结构调整与合理化阶段的任务,开始进入产业结构升级与高級化的阶段。

 

  二、我國需求結構的變化與特點

 

  自改革開放以來,我國需求結構發生的變化不大。2001年,最終消費占支出法GDP的比重爲60.6%,比1978年下降了1.5個百分點,比1989年下降了3.5個百分點;資本形成總额占支出法GDP的比重爲37.3%,比1978年下降了0.9個百分點,比1989年上升了0.3個百分點;货物和服务淨出口占支出法GDP的比重爲2.1%,比1978年上升了2.4個百分點,比1989年上升了3.2個百分點。1979-2001年,消費、投資和淨出口需求占支出法GDP的比重分別爲60.1%37.9%2.0%1990-2001年,消費、投資和淨出口需求占支出法GDP的比重分別爲59.5%38.2%2.3%

 

51978-2001年支出法GDP及其構成

 

支出法GDP

(億元)

最終消費

資本形成

淨出口

(億元)

構成(%

(億元)

構成(%

(億元)

構成(%

1978

3605.6

2239.1

62.1

1377.9

38.2

-11.4

-0.3

1989

16466.0

10556.5

64.1

6095.0

37.0

-185.5

-1.1

2001

97455.0

59025.8

60.6

36377.7

37.3

2051.5

2.1

“六五”時期平均

6484.7

4287.0

66.1

2240.2

34.5

-42.5

-0.6

“七五”時期平均

14281.4

9055.0

63.4

5240.4

36.7

-14.0

-0.1

“八五”時期平均

37369.2

21942.2

58.7

15057.7

40.3

369.2

1.0

“九五”時期平均

78802.7

46865.8

59.5

29565.5

37.5

2371.4

3.0

1979-2001年平均

34381.3

20668.3

60.1

13041.8

37.9

671.2

2.0

1990-2001年平均

58052.8

34535.9

59.5

22161.5

38.2

1355.4

2.3

 

  從以上需求結構的變化看,有以下幾個特點

 

  一是從經濟增長動力來看,消費需求居首位,投資需求次之,最後爲國外淨需求。1979-2001年,消費需求的貢獻率爲60.0%,投資需求的貢獻率爲32.1%,國外淨需求的貢獻率爲7.9%1990-2001年,消費需求的貢獻率爲54.5%,投資需求的貢獻率爲34.8%,國外淨需求的貢獻率爲10.7%

 

6:三大需求对经济增長的贡献率(%

年份

最終消費

資本形成

淨出口

1979

87.8

15.0

-2.8

1989

32.5

14.2

53.3

1999

79.1

25.7

-4.8

2000

64.9

18.4

16.7

2001

52.7

50.3

-3.0

“六五”時期平均

79.1

35.5

-14.7

“七五”時期平均

43.4

19.8

36.8

“八五”時期平均

52.7

49.0

-1.7

“九五”時期平均

58.5

24.8

16.7

1979-2001年平均

60.0

32.1

7.9

1990-2001年平均

54.5

34.8

10.7

 

5 最終消費率、資本形成率和淨出口率的变化

 

  二是存貨變動占支出法的比重大幅度下降。1978年,存貨變動占支出法GDP的比重爲8.4%,隨著改革開放的深入和經濟體制的轉軌,市場在資源配置方面的作用日益增強,存貨變動占支出法GDP的比重逐步下降,尤其2000年和2001年連續二年存貨變動出現了絕對量下降,這在新中國的曆史上是絕無僅有的。就整個時期(1979-2001年)而言,存貨變動占支出法GDP的比重爲3.6%,尤其在最近的13年(1990-2001)降到3.1%。從某種程度上講,改革開放20多年來,我國的宏觀經濟運行質量在逐步提高。

 

  三、地区産業結構的變化與特點

 

  由于地理、曆史等多方面的原因,與東部和中部地區相比,西部地區的經濟發展水平落後很多,在産業結構方面也存在較大的差異(7)。自改革開放以來,西部地區的一産比重一直比東部和中部地區高,二産比重一直比東部和中部地區低,三産比重一直比東部低,但略高于中部地區。如1978年,西部地區的一産比重高達37.2%,分別比東部和中部地區高出14.31.7個百分點,二産比重为44.0%,分別比東部和中部地區低13.72.4個百分點,三産比重为18.8%,比東部分別低0.7個百分點,但比中部地区高0.7個百分點。2001年,西部地區的一産比重降至20.0%,仍分別比東部和中部高出8.51.3個百分點,二産比重升至41.8%,仍分別比東部和中部地區低6.51.7個百分點,三産比重升至35.7%,比東部低4.5個百分點,但比中部高0.2個百分點。

 

7:西部、中部和東部地區三次産業結構比較(單位:%

年份

一産比重

二産比重

    三産比重

西部

中部

東部

西部

中部

東部

西部

中部

東部

1978

37.2

35.5

22.9

44.0

46.4

57.7

18.8

18.1

19.5

1989

32.7

29.6

22.2

39.8

41.5

47.4

27.5

28.9

30.4

2001

20.1

18.7

11.5

41.6

45.9

48.3

38.3

35.4

40.2

六五平均

38.2

37.2

26.7

39.6

42.1

50.1

22.2

20.7

23.2

七五平均

33.6

31.7

23.0

39.0

41.2

47.4

27.4

27.2

29.6

八五平均

27.6

26.0

17.1

40.5

43.9

48.7

31.8

30.1

34.2

九五平均

24.0

22.4

13.9

41.9

45.6

48.5

34.1

32.0

37.6

1979-2000平均

26.0

24.4

15.6

41.2

44.7

48.5

32.5

30.9

35.9

1990-2001平均

24.7

23.1

14.5

41.4

45.0

48.4

33.6

31.9

37.0

 

  由于西部地区经济发展速度比東部地区慢,因此,西部地区GDP占全國GDP的份额總体上呈不断下降的趋势(8),而東部地区GDP占全國GDP的份額則呈不斷上升的趨勢。1978年,西部地區GDP占全國GDP的比重爲16.8%,分別比東部和中部地區低35.713.9個百分點。其中,西部地区一产占全國一产的比重爲21.4%,分別比東部和中部地區低19.816.0個百分點;西部地区二产占全國二产的比重爲14.2%,分別比東部和中部地區低44.113.3個百分點;西部地区三产占全國三产的比重爲16.6%,比東部地区低37.412.8個百分點。2001年,西部地區GDP占全國GDP的比重下降到13.6%,分別比東部和中部地區低45.913.3個百分點。其中,西部地区一产占全國一产的比重下降到18.7%,分別比東部和中部地區低28.115.8個百分點;西部地区二产占全國二产的比重微升到12.1%,分別比東部和中部地區低49.414.3個百分點;西部地区三产占全國三产的比重下降到12.7%,分別比東部和中部地區低49.812.1個百分點。这表明,改革开放20多年來,三大地帶經濟發展的差距不但沒有縮小,而且還有不斷擴大之勢。就整個時期(1979-2001年)而言,東部对全国GDP的貢獻率爲57.8%,中部爲27.9%,西部爲14.3%

 

8:西部、中部和東部地区GDP及其三次産業在全國所占份額的比較(單位:%)

 

占全國GDP的比重

占全國一产的比重

占全國二产的比重

占全國三产的比重

西部

中部

東部

西部

中部

東部

西部

中部

東部

西部

中部

東部

1978

16.8

30.7

52.5

21.4

37.4

41.2

14.2

27.5

58.3

16.6

29.4

54.0

1989

15.3

29.8

55.0

19.2

33.9

46.9

13.6

27.8

58.6

14.2

29.2

56.6

2001

13.6

26.9

59.5

18.7

34.5

46.8

12.1

26.4

61.5

12.7

24.8

62.5

六五平均

16.2

31.3

52.5

19.4

36.7

43.9

13.9

28.7

57.4

16.2

29.1

54.7

七五平均

15.7

30.2

54.1

19.3

35.0

45.7

13.8

28.1

58.1

15.1

28.9

56.0

八五平均

14.9

27.6

57.5

19.5

33.6

46.9

13.1

26.2

60.7

14.6

25.5

59.9

九五平均

13.9

27.7

58.4

18.9

35.2

46.0

12.4

27.0

60.6

13.3

24.9

61.8

79-2001年平均

14.3

27.9

57.8

19.0

34.9

46.1

12.7

26.9

60.4

13.6

25.4

61.0

90-2001年平均

14.1

27.6

58.3

19.0

34.7

46.3

12.5

26.7

60.8

13.5

25.0

61.5

 

  从目前西部地区的产业结构来看,西部地区的工业化水平还比较低。因此,西部地区要利用中央决定加快发展西部地区的大好时机,充分发挥自己的资源优势,加大开放力度,加快基础设施建设,治理生态环境,大力调整产业结构,逐步缩小与東部地区的差距。

 

  四、所有制結構的變化與特點

 

  改革開放以来,通过鼓励和支持个体、私营等非公有制经济发展,我国公有制经济和非公有制经济之间的关系得以调整和改进。公有制经济在国民经济中的比重有所下降,非公有制经济比重迅速上升,形成了“以公有制经济为主体,多种经济成分共同发展”的良好格局。

 

  ()公有制經濟在國民經濟中的比重逐年下降,但其主體地位仍未改變。

 

  初步測算,在1997年实现的国内生产總值74772億元中,公有制經濟實現56676億元,占75.8%;而在1978年該比重高達99.1%。在公有制經濟中,國有經濟實現31296億元(其中包括混合所有制經濟中的國有成分4860億元),集體經濟實現25380億元(包括混合所有制經濟中的集體成分1657亿元),分别占经济總量的41.9%33.9%1978年国有经济簣D体经济所占比重分别为56.2%42.9%1997年與1978年相比,公有制經濟在國民經濟中的比重下降了23.3個百分點,其中国有经济下降了14.3個百分點,公有制经济在国民经济中的绝对优势发生了显著变化。但从總体上看,公有制经济在国民经济中的比重占75.8%,仍處于主體地位。在具有壟斷性的基礎産業部門(如鐵路、民航、郵電通信、城市水電煤氣等)和關系國民經濟命脈的重要部門和關鍵領域(如科研、教育、國防、金融保險等),國有經濟仍具有絕對優勢和較強的控制力。

 

  (二)非公有制經濟快速發展,逐漸成爲促進國民經濟持續健康發展的重要力量。

 

  在1997年实现的国内生产總值中,非公有制经济实现18096億元,占24.2%;而在1978年該比重僅爲0.9%1997年與1978年相比,非公有制經濟在國民經濟中的比重上升了23.3個百分點。非公有制经济不仅在總量上增长较快,而且扩展到国民经济的许多领域。在1997年各産業增加值中,非公有制經濟實現部分所占比重最高的是“批發零售貿易、餐飲業”(53.8%),其次是“農林牧漁業”和“工業”(分別爲27.5%21.2%),比重最低的是“交通運輸和郵電通信業”,也占10%以上。

 

9:國民經濟所有制結構變化

 

 

国内生产總值
(億元)

結構(%

1997

1978

1997

1978

     合  計
一、公有經濟
 1、國有經濟
  其中:混合經濟中國有
 2、集體經濟
  其中:混合經濟中集體
二、非公有經濟

74772
56676
31296
4860
25380
657
18096

3624
3595
2039
__
1556
__
30

100
75.8
41.9
6.5
33.9
2.2
24.2

100
99.1
56.2
__
42.9
__
0.9

 

  五、現階段我國經濟結構存在的問題與不足

 

  盡管改革開放以來,尤其是從黨的十四屆四中全會以來,我國的經濟結構調整取得了可喜的成績,解決了産業結構失衡與不合理現象,但與發達國家走過的相應階段相比,與改革所要達到的目標相比,現階段我國經濟結構還存在以下幾個方面的問題與不足:

 

  1、第三産業比重明显偏低,而且内部结构不合理。與世界大部分国家相比,我国第三産業增加值在GDP中所占比重偏低。目前,絕大部分發達國家的這一比重在6080%,大部分發展中國家也超過35%,而我國2001年這一比重僅爲33.6%。从第三産業内部结构看,发达国家主要以信息、咨询、科技、金融等新兴产业为主,而我国仍以传统的商业、服务业为主,一些基础性第三産業(如邮电、通讯)和新兴第三産業(如金融保险、信息、咨询、科技等)仍然发育不足。

 

  2、消費率偏低,投資率偏高。從國際比較看,目前我國的消費率偏低,投資率偏高。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世界銀行統計,二十世紀九十年代以來,世界平均消費率爲78-79%。由此可見,我國的消費率比世界平均水平要低18-19%左右,這表明我國的消費率仍有很大提高的余地。當然,目前我國投資率偏高和消費率偏低是和我國經濟發展的階段密切相關。從亞洲四小龍和其他國家的成功經驗看,較高投資率是一個國家經濟起飛階段必不可少的一個重要條件。從長遠看,消費率提高和投資率降低是經濟發展的必然趨勢。

 

  3、地區經濟結構不合理,地區之間的經濟發展差距不斷擴大。地區經濟結構不合理突出表現在産業結構趨同,重複建設嚴重。據測算,目前我國東、中、西部工業結構的相似率達93.5%以上,甚至省內地市間的産業趨同化現象也很嚴重。改革開放20多年來,由于種種原因,東中西三大地帶的經濟發展的差距在不斷擴大。如果任其發展下去,勢必造成貧富差距擴大,不利于保持社會穩定,也不利于國民經濟的健康和穩定發展和實現共同富裕的目標。

 

  4、現行所有制結構還存在不合理和不完善的地方。經過20多年的改革和開放,徹底改變了計劃經濟時代公有經濟一統天下的局面,目前初步現成了以公有經濟爲主體和多種經濟成分共同發展的良性格局。雖然,目前非公有制經濟創造的增加值已占整個GDP的四分之一左右,但與經濟發展的要求相比,該比例仍然偏低。非公有制經濟在市場准入、融資等方面仍然受到許多不公正和不平等待遇,非公有制經濟的發展仍大有潛力可挖。另外,所有制結構在不同地區仍有明顯的差異。

 

  六、加快我國經濟結構調整的對策建議

 

  以上分析表明,目前我国的经济结构调整已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产业结构“纠偏”与合理化过程已基本结束,正面临产业结构升级与高級化的任务;所有制结构正逐渐向适应经济发展阶段和产业结构调整要求的方向发展。下阶段结构调整的重点是:

 

  首先,在加強農業基礎地位的同時,加快農業和農村經濟結構調整,大力發展農業産業化經營,積極推動傳統農業向現代農業轉變;在繼續調整、改造我國傳統工業行業的同時,大力發展信息産業和高新技術産業,加快産業結構優化升級;以加入WTO为契机,全方位开放和提升我国的第三産業。为此,(1)加快服務業行業管理體制改革,消除産業發展的體制障礙。必須盡快轉變觀點,打破壟斷,引進競爭機制,有步驟地開放金融、保險市場,進一步鼓勵並規範證券業的有序發展。加快服務業領域的改革步伐,拓寬服務領域,制定和完善服務業行業標准。(2)加快房地産業發展,使之成爲新的經濟增長點。建立健全住房産權制度、住房公積金制度,理順租售房比價關系,規範稅費,降低售價,完善住房售後服務,培育二級市場,加強物業管理,規範住房裝修業的發展。(3)大力加強交通運輸和郵電通信業的發展,推進信息高速網絡建設。(4)改革傳統商業的運營模式,逐步推行連鎖經營、物流配送、代理制、電子商務等組織形式和服務方式。(5)加快發展教育、文化、衛生和體育産業等,培養新的消費熱點和經濟增長點。(6)大力促進與人民生活密切相關的社區、租賃、旅遊、信息咨詢服務以及法律、會計、審計、評估等中介服務組織的發展。

 

  其次,調整需求結構,即提高消費需求比重和降低投資需求比重。從理論上講,如果不考慮進出口因素,提高消費需求比重和降低投資需求比重是一回事。但在政策操作上,側重點不同所造成的結果是截然不同的。一種是壓縮投資,另一種是增加消費。前者很可能是以犧牲經濟增長率爲代價求得投資和消費關系的協調,這種調控策略不在非常時刻不足取。因此,我們贊成後者,即通過積極擴大消費實現投資與消費關系的協調。爲此,要千方百計采取各種措施促進居民消費。具體地說,一是努力提高農民收入,加快“費改稅”試點的進度,精減縣鄉機構,減輕農民負擔,同時清理對農民進城務工的各種不合理收費,積極穩妥地推進農村小城鎮建設;二是破除陳舊消費觀念,積極發展以住房和汽車爲主的消費信貸;三是加強收入的結構性調控,加大轉移支付的力度和範圍,尤其對對于城鄉低收入者,要加大財政轉移支付力度,建立最低生活保障線,扶貧濟困,確保低收入者的基本生活需要;四是加大有利于促進消費的基礎設施投資,改善城鄉居民消費環境。

 

  再次,調整地區經濟結構,縮小地區之間差距,促進地區經濟協調發展。爲了避免地區産業結構雷同,各地要根據實際情況和自身的相對優勢,確定優先發展的産業和戰略。尤其是西部地區要抓住中央制定的西部大開發戰略,用好中央財政對西部地區的轉移支付和建設資金投入,同時積極吸引社會資金和外資參與西部開發和建設。另外,發達地區也要加大對不發達地區在人材、資金等方面的支持力度。

 

  最後,要大力發展非公有制經濟,促進所有制結構的優化。

相關附件
相關文章
  • 聯系我們
  • 服務條款
  • 网站地圖
  • 中國統計資料館
  • 數据咨询电话:
  • 010-68576320
版权所有: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足彩  京ICP备05034670号
地址:北京市西城區月壇南街57號(1008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