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報告之八:城鄉市場從緊缺走向繁榮

來源:中国足彩综合司發布時間:2009-09-16 10:00

城鄉市場從緊缺走向繁榮

 

  新中國建立以來,我國流通領域發生了曆史性巨變,消費品市場蓬勃發展,實現了由緊缺向繁榮的重大跨越。尤其是改革開放以來,國家一系列擴大內需、促進消費的宏觀調控措施,在流通領域産生了顯著效應,市場供求格局和流通主體發生了重大轉變,並朝著優化方向發展。商品供應不斷充裕,市場規模不斷擴大,新型流通方式快速發展。隨著城鄉居民收入水平的不斷提高,購買力增強,消費結構升級明顯加快,消費品市場進入了持續、穩定、快速發展時期,跨上了新台階,呈現出前所未有的繁榮活躍景象。

 

市場發展經曆了四個不同時期

 

  建國60年來,在國民經濟持續、穩定、快速發展的大環境下,消費品市場經曆了逐步發展壯大的曆史過程,呈現繁榮、活躍、興旺、平穩的運行態勢,大致經曆了四個不同的發展時期。

 

  一、對資本主義舊商業進行社會主義改造時期(1949-1957年)

 

  半封建、半殖民地的舊中國留下了一個混亂不堪、生産力低下,貿易極不發達,商品極度匮乏的市場,無法滿足國民經濟快速發展和人民改善生活的強大需求。對舊市場進行改造,建立適應新體制要求的新市場,是擺在新中國建設者面前的一項十分重要而又緊迫的任務。

 

  新中國成立伊始,黨和政府著手對資本主義工商業進行社會主義改造,把私營工商業,逐步改造成爲國營工商業,變生産資料私有制爲公有制,對資本主義工商業實行了利用、限制與改造的政策,使其逐步轉化成爲社會主義工商業。到1957年底,全國接受改造的商業達到188.9萬戶, 占當時私營商業戶數的比重達到82%,這標志著我國社會主義工商業改造的基本完成和新中國商業發展的第一個曆史時期的結束。

 

  二、社會主義公有制商業的建立與發展時期(1958-1978年)

 

  伴隨著國民經濟的快速發展,以計劃經濟爲主導的社會主義公有制商業與市場獲得了較大的發展。這一曆史時期一直延續到1978年。在這一期間,雖然經曆過“大躍進”和“文化大革命”的非常時期,對商業改革和市場的發展産生一定的阻礙作用,尤其是個體商業的發展,基本上處于被遏制狀態,但總體上看,以計劃經濟爲主導的社會主義公有制商業和市場的發展仍然是快速的和穩步的。據統計,1957-1978年,在全國商業機構(網點)和人員相對減少的情況下,商業銷售商品總量大幅度增加,1957年社會商品零售總額僅有474.2億元,到1978年增加到1558.6億元,增長2.3倍。公有制經濟占居這一時期的主導地位。1978年在社會商品零售總額中,通過全民和集體所有制商業銷售的商品零售額占到了98%,形成了公有制商業“一統天下”的格局。

 

  三、市場快速發展時期(1979-2000年)

 

  改革開放以來,特別是1992年鄧小平同志南巡講話以後,消費品市場發展速度空前加快。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由1978年的1558.6億元,擴大到2000年的39105.7億元,增長24倍,年均增長15.9%。在市場發展中,計劃經濟體制下的流通格局被逐步打破,新的適應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發展需要的流通格局在不斷建設之中。非國有經濟成份的異軍突起,打破了公有制商業的“一統天下”。這一曆史時期市場發展的特點,一是國有商業改革不斷深化。改革重點是轉機建制,搞活經營,並逐步建立現代企業制度。二是商品流通的市場化水平不斷提高。95%左右的商品資源通過市場配置,國家定價的商品不到5%。三是流通領域多種經濟成份同時並存,共同發展。

 

  四、新世紀市場加速擴張期(2001-2008年)

 

  進入21世紀,消費品市場加快發展。尤其是黨的十六大以來,全國上下共同努力,保持了消費品市場的繁榮活躍。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由2001年的43055.4億元增加到2008年的108487.7億元,年均增長14.1%,超過“九五”時期3.5個百分點。

 

商品供給實現由緊轉松的“三步跨越”

 

  在計劃經濟時期,經濟發展缺乏活力,商品生産的能力不能滿足市場的需求,大衆日用商品短缺。自20世紀80年代到90年代初,在努力增加商品供應的同時,逐步取消了票證,結束商品供應的匮乏狀態。改革初期實施優先發展農業、輕工業的政策,使我國在農産品、輕工産品的供給能力迅速改善,鮮魚、蔬菜、煙酒、自行車、手表、縫紉機及家用電器等的供應票證首先被取消。1983年,我國取消了30年之久的布匹定量供應,布票進入“曆史博物館”。緊接著食油、糧食的定量供應也于1985年和1992年先後取消。糧、棉、油定量供應的廢除和這類票證的取消,標志著中國居民的基本生活品供應已告別了短缺。經過60多年國民經濟高速增長的量變積累,市場供求格局發生了根本性的變化,消費品實現了從供不應求到供大于求,由賣方市場到買方市場的曆史轉變,大致經曆了三個不同的階段:

 

  一、緊缺階段

 

  解放初期滿目瘡痍、商品極度匮乏。1952年全國社會商品零售總額僅實現277億元。1978年,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的勝利召開,爲我國經濟與社會發展樹立了一個新的裏程碑。1989年社會商品零售總額爲8101.4億元,比1978年增長4.2倍,年均增長16.1%。但由于長期在計劃經濟條件下,市場運行僵滯,流通渠道單一,供應仍顯短缺。不少重要商品仍實行有計劃的憑票證限量供應。買電風扇要買票預約,買彩電得千方百計找“門路”,買自行車需托各種各樣的“關系”。在商品匮乏的時期,只要一傳出“漲價”的風聲,各大商場立刻就會湧起搶購狂潮。彩電、冰箱、電風扇,不問好壞,一買而空,連糧食和洗衣粉,都成袋成箱往家搬。這種因商品短缺造成的特殊現象一直持續到20世紀80年代末期。

 

  二、由緊缺到相對寬松時期

 

  90年代以來,隨著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進一步發展,有效供給能力顯著增強,社會商品大爲豐富,由“賣方市場”進入了“買方市場”,長期存在的短缺狀態宣告結束,經濟發展進入了一個全新的階段。90年代中後期,一般性消費品供不應求的狀況基本結束,買方市場格局初步形成。到2000年我國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達39105.7億元,比1979年增長20.7倍,年均增幅高達15.8%

 

  三、由寬松到相對過剩

 

  進入新时期,伴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买方市场占主导地位的市场格局进一步得到确立。尤其是近几年,国内商品市场供求关系趋于协调。供求基本平衡的商品占全部商品的比重由2000年下半年的18.4%提高到2008年下半年的28.7%;供過于求的商品由79.6%下降到71.3%。市場供求狀況的根本改變,決定了由生産銷售者占主導地位的賣方市場,已經轉向了由消費者占主導地位的買方市場。

 

城鄉市場共同繁榮,市場總體運行平穩

 

  我國消費品市場經曆了快速發展,市場規模不斷擴大的過程。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由1952年的277億元增加到2008年的108487.7億元,增長390.7倍,年均增長11.3%。其中“六五”時期增長15%,“七五”時期增長14%,“八五”時期增長23.3%,“九五”時期增長10.6%,“十五”時期增長11.4%

 

  一、城鄉市場共同繁榮,拉動消費品零售總額增長

 

  長期以來,不論是城市市場還是農村市場都表現出持續興旺活躍的運行態勢。特別是80年代,農民收入的增加,農村市場迅速發展,到1989年,縣及縣以下消費品零售額達到4434.6億元,比1952年的137億元,增長31.4倍。1990年以後,隨著經濟體制改革的重點由農村轉移到城市,城市市場增速開始加快,在規模上迅速擴大並超過農村市場。1998年農村實現消費品零售額13084億元,比1952年增長94.5倍;城市實現消費品零售額20294.1億元,比1952年增長144倍。

 

  近幾年來,隨著黨中央、國務院一系列支農惠農政策的貫徹落實,增強了農民的購買能力,尤其是城鄉統籌、以工補農、以城促鄉等一系列新農村建設政策措施的出台,使農村經濟迅速發展,特別是“萬村千鄉市場工程”和“雙百市場工程”的實施,極大地改善了農村流通狀況,爲農村消費品市場發展創造了良好的外部條件,農村消費品市場發展明顯加快,城鄉之間消費增幅的差距不斷縮小。2008年,城市消費品零售額實現73734.9億元,縣及縣以下消費品零售額34752.8億元,分別比2002年增長1.3倍和1.1倍,年均增速分別爲15.3%12.9%。農村市場對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增長的貢獻率,由2002年的21.3%提高到2008年的30.9%,拉動消費品零售總額增長由2.5個百分點提高到6.7個百分點。

 

  農村市場貢獻率提高,主要是由于連續幾年農民收入水平提高、農村消費環境改善和消費結構變化的結果。從農民消費結構看,已向更廣泛的領域擴展和延伸,尤其是一些發達地區的農村居民消費已開始由溫飽型消費向小康型消費轉變,以居住、交通通訊爲代表的住、行類消費,已逐漸成爲農民消費升級後的市場熱點。

 

  二、市場運行基本平穩,導向作用增強

 

  一是居民消費心理趨于成熟,消費行爲更加理性。尤其是近幾年,盡管住房、醫療、教育等多項改革措施,強化了居民的支出預期,但由于收入水平的穩步提高,提高了居民的抗風險能力和對市場變化的經濟承受力,在一定程度上化解了各項改革帶來的支出壓力,量入爲出,理性消費,對商品的消費量穩步提高。

 

  二是政府調控及時,短期結構性矛盾不斷化解。由于國內市場供求總體穩定,政府有關部門對市場的調控能力和消費者的承受能力不斷增強,保證了市場總體運行的活躍和穩定。近幾年來,也曾先後出現過糧食、油料、豬肉等重要商品個別時期供應偏緊、價格上漲的狀況,但由于政府及時有效的宏觀調控,沒有對社會經濟生活造成較長時期或較大程度的危害。

 

  三是市場對生産的導向作用增強。建國60年來,我國消費品市場作爲聯結生産與消費的橋梁和紐帶,在經濟與社會發展中發揮著重要的職能作用。一是調節供需,保障人民不斷增長的物質生活需要。60多年來,我國居民購買力每年均以較高速度增長,居民消費占國內最終消費的比重約爲75%左右。面對不斷增長的消費需求,國內市場通過購銷活動源源不斷地將各種商品輸送到不同消費者手中。特別是在計劃經濟時期,通過組織工業品下鄉、農副産品進城,使城鄉居民的消費需求不斷得到滿足。二是支持和促進了工農業生産的發展。工農業生産的發展,一方面需要大量的原材料供應,另一方面又需要將産品不斷地輸送出去,市場正是在這方面起到不可替代的職能作用。據測算,在我國輕工業生産中有70%的原料來自于農副産品,而這些農副産品中的絕大部分是通過市場采購的。流通體制改革以後,通過市場流通供應的生産原料的比重進一步加大。市場在爲工農業生産提供原料的同時銷售其産品,並爲生産者提供需求變化信息,促進了工農業生産結構調整和産品優化。三是積累和上繳了大量稅金,在自身不斷壯大的同時,有力地支援了國家經濟建設,成爲國家經濟建設資金來源不可缺少的組成部分。

 

流通體制改革不斷深入,市場建設步伐加快

 

  一、商業體制改革不斷深化,流通主體發生重大轉變

 

  從1978年開始的商業改革,逐步打破了計劃經濟體制下單一的流通格局。消費品市場經營主體得到迅速擴充,經營主體所有制性質的多元化,形成了多種經濟成分並存發展、競爭有序、互爲補充的經濟結構。改革開放前,城鄉市場國營商業一統天下,商品供應渠道單一,1978年,社會商品零售總額中全民、集體經濟所占份額高達99%以上。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允許多種經濟成分共同參與市場流通,非公有制經濟獲得良好的發展機遇,成爲公有制經濟的“有益補充”。1983年,國家確立了集體所有制商業與國營商業在政治、經濟上平等的地位,有力地促進了集體和個體商業的蓬勃發展,改變了過去國營商業獨家壟斷經營消費品市場的局面。從不承認市場到積極發展市場,從只允許適度的市場調節到明確計劃經濟與市場調節共生共榮、共同發展。黨的十五大又在總結曆史經驗的基礎上明確指出,非公有制經濟是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重要組成部分,在思想認識上有了質的飛躍,非公有制經濟在流通這個競爭性的領域中得到迅猛發展。

 

  在鼓勵發展非公有制經濟的同時,國家加大了對國有大中小型商貿企業的“國有民營”改革力度。根據所有權與經營權分離的原則,在全面推行經營、價格、用工、分配“四放開”改革的基礎上,積極推行以“資産國有、設備租賃、自籌資金、自負盈虧、集體或個人經營”爲主要內容的“國有民營”改革,有計劃、有步驟地使國有經濟有序退出商貿領域。目前,消費品市場已形成了國有經濟、集體經濟、個體經濟、私營經濟、股份經濟、混合經濟、外商投資經濟、港澳台投資經濟互相並存、共同發展的局面;多種經濟成分、多種流通渠道、多種經營方式、多種經營業態並存的商品市場格局和遍布城鄉的流通網絡已經形成。新的商品市場體系和新的流通格局迅速發展壯大。

 

  經過60年的發展,特別是改革開放20年來的快速發展,我國商品市場規模不斷擴大,從業人員大量增加,商業網點遍及全國。現在,不論在城市還是在農村,四通八達的商品流通網絡都能夠爲顧客提供方便的服務。各類商品市場的空前發展,成爲改革開放以來商品流通網絡建設的一道亮麗的風景線。到2008年底,全國擁有各類消費品市場61535個,其中消費品綜合市場26902個,農副産品市場26280個,工業消費品市場7042個。

 

  二、流通各行業齊頭並進,大中型企業領跑市場

 

  從行业结构看,批发和零售业零售额由1952年的211.3億元增加到2008年的91198.5億元,年均增長11.4%;住宿和餐飲業零售額由14.1億元增加到15403.9億元,年均增長13.3%2008年批發和零售業對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增長的貢獻率達到83.8%,拉動零售總額增長11.5個百分點,成爲市場商品銷售的主體。

 

  大中型企業商品銷售增長仍居領先地位。在多年的市場競爭中,湧現出一批規模大、市場競爭能力強的骨幹企業,它們充分發揮規模大、環境優、信譽好的優勢,成爲城鄉居民特別是城鎮居民的首選消費場所,在競爭中領跑消費品市場。2008年,限額以上批發零售企業實現商品銷售額155946億元,占批發零售業商品銷售總額的比重由2002年的49.3%提高到51.9%,在市場中居于領先地位。

 

  三、商業經營業態與經營方式發生重大變革,實現了質的創新

 

  改革開放前,我國商業業態單一,經營方式傳統。零售企業主要爲單一百貨店、副食店和糧店,城鄉集貿市場也被當作資本主義的“尾巴”割掉。經過60年的發展,中國商業建立了發達國家商業100多年發展所形成的各種零售業態。除大型百貨商店、商品批發市場以外,以連鎖經營爲基本特征的大型超市、購物中心、便利店、專賣店、大賣場、尾貨調劑中心、折扣店、特許加盟店以及網上購物、電視購物、直銷等無店鋪銷售方式等,呈現出百花齊放、百業競爭的態勢。産銷結合、科工貿結合、國際國內市場相對接、品牌經營等先進營銷方式在中國商業領域已經普遍實現。由分布在全國城鄉的商品市場組成的商品流通網絡,以及餐飲、住宿、各類居民生活服務業和各類新型服務業網點,既爲全國商品貨暢其流提供了強有力的物質基礎,也爲消費者提供了便捷的購物與消費環境。

 

  四、商業對外開放從零起步,不斷擴大,發展迅速

 

  商品流通領域對外開放,是中國對外開放的重要組成部分。我國商業利用外資的曆程,從1991年上海第一百貨商店與日本八佰伴合資開始試點,經過幾個階段的試點和實踐,現已進入後WTO時代。僅2007年外資投資中國商業(包括批發、零售、住宿餐飲與其他生活服務業)新增企業7546家,實際使用外資金額44.4億美元,分別占當年全國新增外資企業總數和實際利用外資總額的19.9%5.9%2007年進入中國零售業100強的外資商業企業爲17家,占零售100強銷售額的22.9%。目前,外資零售商業成爲流通領域一支不可忽視的力量,在市場份額、業態創新、技術升級、促進競爭和社會影響等方面,發揮著越來越重要的作用,促進了流通業的發展。一方面帶來了先進的經營理念,促進了國內商業向市場化、現代化的方向加速演變;另一方面帶來了豐富的國際貨源,提高了國內企業的競爭力,促使中國産品大跨步走向國際市場。

相關附件
相關文章
  • 聯系我們
  • 服務條款
  • 網站地圖
  • 中國統計資料館
  • 數據咨詢電話:
  • 010-68576320
版权所有: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足彩  京ICP备05034670号
地址:北京市西城區月壇南街57號(1008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