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民生活水平不斷提高 消費質量明顯改善
——改革開放40年經濟社會發展成就系列報告之四

來源:中国足彩發布時間:2018-08-31 08:50

  改革開放40年來,隨著我國經濟社會的快速發展和綜合國力的顯著增強,城鄉居民生活水平顯著提高,居民收入持續快速增長,收入來源明顯多元化,分配差距持續縮小,消費質量明顯改善,食品支出比重持續下降,居住面積提高明顯。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居民收入繼續快速增長,分配差距進一步縮小,消費結構繼續改善,生活質量繼續提高,爲全面實現小康社會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一、居民生活水平不斷提高,闊步邁向全面小康社會

 

  40年來,我國居民收入節節攀升,消費水平大幅提高。2017年,全國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5974元,扣除價格因素,比1978年實際增長22.8倍,年均實際增長8.5%。全國居民人均消費支出18322元,扣除價格因素,比1978年實際增長18.0倍,年均實際增長7.8%40年間,我國居民用31年時間實現人均收入跨萬元大關,用5年時間實現人均收入跨2萬元大關,目前正向人均收入3萬元大關邁進。

 

  (一)1978-1991年:人民生活穩步解決溫飽。

 

  隨著農村家庭聯産承包責任制在全國的推行,以及城市地區一系列收入分配制度改革措施的出台,城鄉居民收入水平和生活水平較改革開放初期都有了明顯的提高。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從1978年的343元增加到1991年的1701元,年均實際增長6.0%;人均消費支出從1978年的311元增長到1991年的1454元,年均實際增長5.5%。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從1978年的134元增加到1991年的709元,年均實際增長9.3%;人均消費支出從1978年的116元增加到1991年的620元,年均實際增長7.5%

 

  (二)1992-2000年:人民生活實現總體小康。

 

  1992年,以鄧小平南巡講話爲標志,改革進入了整體配套、重點突破和全面攻堅的新階段。在這一時期,各地非公有制經濟迅速發展,城鎮就業崗位明顯增加,城鎮居民收入較快增長。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從1992年的2027元增長到2000年的6256元,年均實際增長6.7%;人均消費支出從1992年的1672元增長到2000年的5027元,年均實際增長6.0%

 

  与此同时,市场经济体制不断完善,为商品流通特别是农副产品交换提供了便利条件,农产品价格的提高也为农民增收带来实惠。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從1992年的784元增長到2000年的2282元,年均實際增長4.9%;人均消費支出從1992年的659元增長到2000年的1714元,年均實際增長4.5%

 

  (三)2001-2017年:人民生活邁向全面小康。

 

  進入新世紀,收入分配制度改革進一步推進,各級政府切實落實各項增收措施,企業利潤分配更多向居民傾斜,機關事業單位工資制度改革不斷深化,城鎮居民收入快速增長。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從2001年的6824元增長到2017年的36396元,年均實際增長8.5%;人均消費支出從2001年的5350元增長到2017年的24445元,年均實際增長7.4%

 

  同期,国家先后出台了减免农业税、实行粮食直接补贴等一系列惠农举措,大大提高了农民的生产积极性,使农民的钱袋子更加殷实。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從2001年的2407元增長到2017年的13432元,年均實際增長8.0%;人均消費支出從2001年的1803元增長到2017年的10955元,年均實際增長8.6%

 

  黨的十八大以來,在以習近平同志爲核心的黨中央堅強領導下,各地區各部門堅持以人民爲中心的發展思想,認真貫徹落實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戰略目標和方針政策,把提高人民福祉、促進人的全面發展作爲一切工作的出發點和落腳點。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全面實施,促進重點群體收入增長措施持續發力,鼓勵和支持返鄉下鄉人員創業創新等各類政策深入推進,各地扶貧綜合投入力度不斷加大,精准扶貧精准脫貧政策措施持續落地生根,對居民收入的增加都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這一時期,居民收入穩步增長,城鄉居民生活向全面小康社會更加紮實地邁進。

 

  二、居民收入分配格局明顯改善,收入差距持續縮小

 

  40年來,在以按勞分配爲主體,多種分配方式並存的收入分配制度引導下,我國居民收入分配格局逐步完善。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黨和國家高度重視收入分配問題,著力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努力提高居民收入在國民收入分配中的比重,使發展成果更多更公平惠及全體人民。我國城鄉居民的收入構成從單一占比較高走向多元共同增長,城鄉、區域和居民之間收入差距持續縮小,收入分配格局明顯改善。

 

  (一)居民收入在宏觀收入分配中占比逐步回升。

 

  在宏觀收入核算中,參與收入分配的主體由企業、政府和居民三大部門組成,三者的比例關系是國民收入分配格局的重要體現。2009年,居民收入在國民收入分配中的占比爲58.1%,比2008年提高1.4個百分點。黨的十八大以來,各地政府努力增加居民收入,調整國民收入分配格局,居民收入在宏觀收入分配中的比重穩步提高。2015年,居民收入在國民收入分配中的占比爲61.6%,比2010年提高3.8個百分點。

 

  (二)居民收入來源呈現多元化。

 

  城鎮居民工資收入比重下降,經營、財産收入比重提高。改革開放初期,工資性收入是城鎮居民收入來源的絕對主體,但隨著市場主體增多、實物分配貨幣化以及政府轉移增加,城鎮居民收入中工資收入比重下降。1978年,城鎮居民人均職工工資及得自單位的其他收入合計爲322元,占城鎮居民收入比重爲93.8%2017年,城鎮居民人均工資性收入22201元,比1978年年均增長[1]11.5%;占比爲61.0%,比1978年下降32.8個百分點,但仍是城鎮居民收入的主要來源。城鎮個體經濟的較快發展使得城鎮居民經營收入占比上升。2017年,城鎮居民人均經營淨收入4065元,比1981年年均增長19.5%;占比爲11.2%,比1981年提高9.9個百分點。20世紀90年代,利息是城鎮居民財産性收入的主要渠道,進入21世紀后,投资渠道不断拓宽,财产性收入来源日益多元,收入水平大幅度提高。2017年,城鎮居民人均財産淨收入3607元,比1990年年均增長22.3%;占比爲9.9%,比1990年提高8.9個百分點。

 

  農村居民收入來源由單一的集體經營收入轉爲家庭經營、工資、轉移收入並駕齊驅。改革開放初期,“以糧爲綱”的經濟模式使農村居民的收入來源較爲單一,主要從集體統一經營中獲取收入。1978年農村居民人均收入中,66.3%來源于集體統一經營收入。家庭聯産承包責任制實行後,農戶逐漸成爲獨立的經營單位,家庭經營收入成爲農村居民收入的重要來源。2017年,農村居民人均經營淨收入5028元,比1978年年均增長13.5%;占比爲37.4%,比1978年提高10.6個百分點。随着农村土地经营制度改革不断深化以及现代农业快速发展,大量农业劳动力从土地上分离出来,进入城市或乡镇企业工作,工资性收入逐渐成为农村居民收入的主要来源。2017年,農村居民人均工資性收入5498元,比1983年年均增長14.4%;占比爲40.9%,比1983年提高22.3個百分點。随着各级政府转移支付力度的不断加大,来自政府的各项转移收入逐渐成为农村居民收入的重要来源之一。2017年,農村居民人均轉移淨收入2603元,比1983年年均增長14.7%;占比爲19.4%,比1983年提高11.5個百分點。

 

  (三)居民收入差距持續縮小。

 

  城鄉居民收入差距縮小明顯。改革開放以來,我國收入分配制度改革逐步推進,極大促進了城鄉居民收入水平的提高。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黨和政府充分發揮再分配調節功能,加大對保障和改善民生的投入,農村居民收入增速快于城鎮居民,城鄉居民收入差距持續縮小。2017年,城鄉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之比爲2.71,比2007年下降0.43,比2012年下降0.17

 

  地區差距不斷縮小。2017年,東部、中部、西部、東北地區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分別爲33414元、21834元、20130元和23900元。2017年,以西部地區居民收入爲1,東部地區與西部地區居民人均收入之比爲1.66,中部地區與西部地區居民人均收入之比爲1.08,東北地區與西部地區居民人均收入之比爲1.19。東部、中部、東北地區與西部收入相對差距分別比2012年縮小0.060.020.11

 

  三、居民消費結構明顯改善,生活質量顯著提高

 

  40年來,隨著我國居民收入水平的大幅提高,居民消費水平和消費結構明顯改善。在解決了溫飽問題後,城鄉居民開始從基本的吃穿消費向發展和享受型消費傾斜。同時隨著消費市場持續完善,消費環境不斷優化,公共設施覆蓋率提高,社會服務更加全面,城鄉居民從吃穿住用的品質,到能夠享受的醫療教育服務水平,都發生著重大的變化,生活質量不斷提升。

 

  (一)食品支出比重(恩格爾系數)明顯下降。

 

  食品支出比重明顯下降。食品支出比重是國際通用的衡量一個國家或地區人民生活水平高低的重要指標。改革開放以來,我國城鄉居民恩格爾系數顯著下降,人民生活水平明顯提高。2017年,全國居民恩格爾系數爲29.3%,比1978年的63.9%下降了34.6個百分點;城鎮居民恩格爾系數爲28.6%,比1978年的57.5%下降了28.9個百分點;農村居民恩格爾系數爲31.2%,比1978年的67.7%下降了36.5個百分點。

 

  改革開放初期,城乡居民膳食结构单一,以主食消费为主。随着居民收入水平的提高、食品种类的丰富,城乡居民饮食更加注重营养,主食消费明显减少,膳食结构更趋合理,食品消费品质不断提高。城镇居民人均粮食消费量由1978年的152千克降到2017年的110千克,農村居民人均糧食消費量由1978年的248千克降到2017年的155千克。肉、禽、蛋、奶等動物性食品消費顯著增加。城鎮居民人均豬肉消費量由1978年的13.7千克上升到2017年的20.6千克,禽類由1978年的1.0千克上升到9.7千克,鮮蛋由1978年的3.7千克上升到10.3千克;農村居民人均豬肉消費量由1978年的5.2千克上升到2017年的19.5千克,禽類由1978年的0.3千克上升到7.9千克,蛋類由1978年的0.8千克上升到8.7千克。

 

  改革開放初期,城乡居民在外饮食次数少、占比低,随着收入的提高和生活观念的转变,居民在外饮食比重明显上升。2017年城鎮居民人均飲食服務支出1538元,比1993年增長15.7倍,占食品煙酒支出的比重爲22.0%,比1993年提高13.3個百分點。2017年,農村居民人均飲食服務支出309元,比1985年增長65.9倍,占食品煙酒支出的比重爲9.0%,比1985年提高6.5個百分點。

 

  (二)衣著實現成衣時尚化。

 

  改革開放初期,居民对衣着的需求较为简单,主要是保暖御寒,显著特点是“一衣多季”、“自制或裁缝做衣”,农村居民尤为明显。1978年,農村居民人均購買的棉布、化纖布、呢絨和綢緞合計爲18.3尺,人均購買棉花0.4千克,人均購買毛線及毛線衣褲僅有0.02千克,人均購買膠鞋、球鞋和皮鞋僅有0.3雙。

 

  改革開放以来,城乡居民的衣着需求发生了三个转变,即从“保暖御寒”向“美观舒适”转变,从“一衣多季”向“一季多衣”转变,从“做衣”向“购衣”转变。居民穿着更加注重服装的质地、款式和色彩的搭配,名牌化、时装化和个性化成为人们的共同追求,衣着消费支出大幅增长。2017年,城鎮居民人均衣著支出1758元,比1978年增長40.6倍,年均增長10.0%;農村居民人均衣著支出612元,比1978年增長40.5倍,年均增長10.0%

 

  (三)耐用消費品升級換代。

 

  改革開放初期,手表、自行车和缝纫机成为部分居民家庭婚嫁必备的“三大件”。1979年,城鎮居民平均每百戶擁有手表204只,自行車113輛,縫紉機54.3架;農村居民平均每百戶擁有手表27.8只,自行車36.2輛,縫紉機22.6架。當時,電視機還屬稀缺消費品,直到1980年,城鎮居民平均每百戶擁有黑白電視機32.0台,農村居民平均每百戶僅有0.4台。

 

  20世紀8090年代,隨著改革開放的深入推進,家庭耐用消費品開始向電氣化邁進,居民家庭青睐的“三大件”變成了冰箱、洗衣機、彩色電視機。1989年,城鎮居民平均每百戶擁有冰箱36.5台,洗衣機76.2台,黑白電視機55.7台,彩色電視機51.5台;農村居民平均每百戶擁有冰箱0.9台,洗衣機8.2台,黑白電視機33.9台,彩色電視機仅有3.6台。90年代末,城鄉居民交通出行方式開始有了多種選擇。1999年,城鎮居民平均每百戶擁有摩托車15.1輛,家用汽車0.34輛;農村居民平均每百戶擁有摩托車16.5輛。

 

  進入高科技迅速發展的21世紀,家庭消费也随之向现代化、科技化迈进,移动电话、计算机、汽车走入寻常百姓家。2017年,城鎮居民平均每百戶擁有移動電話235部,計算機80.8台,家用汽車37.5輛;農村居民平均每百戶擁有移動電話246部,計算機29.2台,家用汽車19.3輛。

 

  (四)居住條件和質量顯著提升。

 

  改革開放初期,绝大多数城镇居民租住单位或房屋管理部门的房屋,只有少数居民拥有自已的住房。1984年,城鎮居民居住公房的戶比重爲88.2%,而居住自有房的戶比重僅有9.4%。人口多、住房面積小、三代同居一室是當時住房較爲普遍的現象。

 

  改革開放以来,党和政府高度重视改善居民的居住条件,加大了民用住宅建设的投资力度,近年来更是通过建设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千方百计解决居民住房难的问题。随着棚户区改造和贫困地区危旧房改造项目推进,许多居民家庭告别低矮、破旧、设施简陋的住房,迁入宽敞明亮、设施齐全的楼房,居住条件明显改善。2017年,城鎮居民、農村居民人均住房建築面積分別比1978年增加30.238.6平方米。2017年,城鄉居民居住在鋼筋混凝土或磚混材料結構住房的戶比重爲93.5%65.0%,分別比2013年提高1.79.3個百分點。

 

  住房條件明顯改善的同時,城鄉居民的居住質量也明顯提升。2017年,城鄉居民住宅外道路爲水泥或柏油路面的戶比重爲93.4%66.3%,分別比2013年提高3.314.9個百分點。城乡居民有管道供水入户的户比重为97.7%74.6%,分別比2013年提高1.313.7個百分點。尤其是习近平总书记就“厕所革命”作出重要指示后,城乡居民的厕所卫生条件明显改善。2017年,城鄉居民使用衛生廁所的戶比重爲91.7%45.0%,分別比2013年提高2.49.4個百分點。城乡居民使用本住户独用厕所的户比重为93.5%95.4%,分別比2013年提高3.82.8個百分點。

 

  (五)交通通信和文化教育消費比重上升。

 

  改革開放初期,城乡居民交通出行方式相对单一,通信方式主要依靠邮政传递,服务档次低,居民交通通信支出少。改革开放以来,交通通信行业发展迅速,城乡居民交通通信支出不断增加。2017年,城鎮居民人均交通通信支出3322元,1979-2017年年均增長18.0%;人均交通通信支出占比爲13.6%,比1978年提高11.9個百分點。2017年,農村居民人均交通通信支出1509元,1986-2017年年均增長19.2%,人均交通通信支出占比爲13.8%,比1985年提高12.1個百分點。

 

  改革開放初期,居民文化娱乐生活较为单调,相应支出较少。改革开放以来,随着物质生活水平的提高和居民休闲时间的增多,城乡居民对教育、文化、娱乐等发展性消费的投入不断加大。2017年,城鎮居民人均教育文化娛樂支出2847元,1979-2017年年均增長13.1%;人均教育文化娛樂支出占比爲11.6%,比1978年提高4.2個百分點。2017年,農村居民人均教育文化娛樂支出1171元,1986-2017年年均增長15.3%;人均教育文化娛樂支出占比爲10.7%,比1985年提高6.8個百分點。

 

  黨的十八大以來,城鄉居民獲得的教育服務水平明顯改善。2017年,城鎮地區有98.5%的戶所在社區可以便利地上幼兒園或學前班,比2013年提高1.8個百分點;有98.7%的戶所在社區可以便利地上小學,比2013年提高1.9個百分點。2017年,農村地區有84.2%的戶所在自然村可以便利地上幼兒園或學前班,比2013年提高8.5個百分點;有86.0%的戶所在自然村可以便利地上小學,比2013年提高5.2個百分點。

 

  (六)醫療保健服務水平全面提高。

 

  改革開放初期,城乡医疗条件有限,居民医疗保障缺乏,大病小治、小病不治现象较为普遍,居民医疗保健支出较少。改革开放以来,城乡医疗条件得到改善,居民医疗保障水平不断提高,尤其是随着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在全国的推广建立,以及近年来基本医保和大病保险保障水平的提高,居民看病就医较以前更加便利,更多得到政府补助,居民医疗保健支出明显增加。2017年,城鎮居民人均醫療保健支出1777元,1979-2017年年均增長16.7%;人均醫療保健支出占比爲7.3%,比1978年提高5.9個百分點。2017年,農村居民人均醫療保健支出1059元,1986-2017年年均增長16.7%;人均醫療保健支出占比爲9.7%,比1985年提高7.3個百分點。

 

  黨的十八大以來,隨著城鄉醫保並軌政策的深入推進,健康中國戰略的全面實施,城鄉居民能夠享有的醫療公共服務水平逐步提高。2017年,城鎮地區有85.1%的戶所在社區有衛生站,農村地區有88.9%的户所在自然村有卫生站,分別比2013年提高5.47.3個百分點。

 

  回顧曆史,充滿信心;展望未來,任務艱巨。讓我們更加緊密地團結在以習近平同志爲核心的黨中央周圍,撸起袖子加油幹,進一步拓寬居民收入渠道、挖掘居民收入增長潛力,進一步促進居民生活水平不斷提高、生活質量不斷改善,爲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和實現“兩個百年”宏偉目標而不懈努力奮鬥。

 

  注[1]:以下如無特別說明,均爲未扣除價格因素的名義增長。

 

  (中国足彩住户调查办公室)

 

相關附件
相關文章
  • 聯系我們
  • 服務條款
  • 網站地圖
  • 微觀數據申請
  • wgsjsys@stats.gov.cn
  • 中國統計資料館
  • 數據咨詢電話:
  • 010-68576320
版权所有:中国足彩
地址:北京市西城區月壇南街57號(100826)
京ICP備05034670號   網站標識碼bm36000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