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專題集粹 > 專題分析 > 觀點爭鳴

黃智文:正確認識用電量指標反映的經濟問題

來源:中國統計信息網發布時間:2009-06-17 14:24

  今年416日,在发布一季度经济数据的记者招待会上,外国记者询问为何会出现用电量数据下降而工业增加值增长的数据背离现象,并据此质疑我国统计数据存在虚报。当时,中国足彩发言人并未对用电量和工业增加值数据背离的原因作正面回答,只是强调用电量数据是正确的,工业增加值数据也是正确的。国内经济学界对这两个数字的背离也有许多猜测,这种不必要的疑问甚至会影响到对经济形势的判断,所以,很必要对这个经济现象进行深入分析,并予以说明。

 

  一、正確分析用電量和工業增加值數據背離的原因

 

  經過嚴密的數學推導,並結合經濟實際運行情況,可以確定,一季度用電量和工業增加值數據背離的主要原因是工業中間投入大幅下降所致。

 

  工業增加值是工業總産值與工業中間投入之差。在産品結構與生産效率未發生重大變化的情況下,用電量的增減直接反映工業總産量的增減。這是因爲用電量和工業總産量都是工廠開工時間的函數。但是,工業總産量和工業總産值之間還有一個價格因素。而且,即使當工業總産量與工業總産值都下降,但只要工業中間投入也同時下降,並且下降的值大于工業總産值的下降值時,工業增加值將表現爲增長。

 

  工業中間投入主要包括原料、燃料、動力、勞動者報酬和固定資産折舊。過去一年中,勞動者報酬和固定折舊的數據是較穩定的,但是,原料、燃料、動力價格卻發生了激烈的震蕩。比如說,原油就從最高的147美圓一桶急劇下降到33美圓一桶,下降幅度達78%,其他的大宗商品也發生了類似這樣崩盤似的下跌。世界銀行統計,1月份國際能源價格同比下降45.5%2月份下降51.6%3月份下降51.8%,相應的農産品價格、原材料價格、金屬和礦産品價格都出現了20%40%的降幅。

 

  根據工業各部門的投入産出表,我們可以計算出原料、燃料、動力等直接材料的消耗占工業總産出的比例,從而計算出在工業總産值下降時,只要直接材料等中間投入也相應地下降一定的幅度,就可以實現工業增加值增長。以石油加工、煉焦及核燃料加工業爲例,在用電量下降10%、工業出廠品價格下降10%,以及投入産出數量比值爲74.4%的情況下,當直接材料價格下降幅度超過42%時,將實現工業增加值同比增長。

 

  中国足彩公布的一季度数据,工业品出厂价格同比下降4.6%,原材料、燃料、動力購進價格同比下降7.1%,在這種情況下,工業增加值增加5.1%,用電量下降了3%,在邏輯上沒有問題。

 

  所以,我們應該正確認識並說明用電量和工業增加值數據背離的真正原因,正面回應外界的質疑,消除不必要的疑問以及可能帶來的不良觀感。

 

  二、正確認識用電量數據下降反映的經濟問題

 

  正如上述分析,用電量下降意味著工業總産量下降,工業總産量下降意味著工廠開工不足,工廠開工不足意味著就業不充分或失業率提高。所以,我們需要正確認識並正視用電量下降所反映的經濟問題。

 

  雖然,在用電量下降的情況下,只要工業中間投入也大幅度下降,仍可能實現工業增加值增長,即GDP增長。但是,要清醒地認識到,這種情況下的GDP增長,並不一定能帶來就業的相應增長,甚至可能帶來的是失業率提高。所以說,保增長不等于保就業,而且從長期來看,如果失業率高居不下,也將通過總需求的減少,反過來影響GDP的增長,對此,我們需要有清醒的認識,並采取相應的應對措施。

 

  三、不可簡單地將用電量恢複增長作爲經濟複蘇的標志

 

  許多經濟學家都認爲,經濟是否複蘇,第一條標准就是用電量是否恢複增長。這種認識是有所偏頗的。上面已經分析過了,在産品結構和生産效率確定的條件下,用電量增減可用來說明工業品總産量的增減,但不一定可以反映經濟是否增長。

 

  衆所周知,當前我國經濟主要是面臨著經濟結構不合理、部分行業産能過剩等突出問題。所以調整經濟結構、限制“兩高一資一剩”行業的發展,建設資源節約型、環境友好型社會,實現經濟社會的全面、協調、可持續發展是我國宏觀經濟政策的重要目標。在這種背景下,孤立地、機械地將用電量增長作爲經濟複蘇的標志,就有點刻舟求劍的味道了。

 

  總的來說,直接將用電量恢複增長和經濟複蘇等同起來的看法,可能會對以下兩種情況進行誤判:

 

  其一,用電量恢複增長了,自然産能也是增加了,但是,如果與此同時工業生産的原料、燃料、動力和勞動者報酬也發生了大幅度的增長,那麽,經濟仍可能是增長放緩甚至是下降的。這就是出現經濟停止增長或負增長,同時伴隨著通貨膨脹的“滯脹”現象。當前,就出現這種現象的苗頭,一方面是各國中央銀行在大量投放貨幣,同時,原油等大宗商品也已從最底部的30美圓左右,上升到60美圓以上了。這種情況,需要引起高度關注。

 

  其二,可能出現的以下情形:在這次世界金融危機的沖擊下,由于外需的迅速萎縮,形成了對我國經濟結構的巨大倒逼壓力,我國經濟部門尤其是外貿部門在經曆了“刮骨療傷”的痛苦過程後,順利完成了産業升級和轉型,逐步走上了經濟結構布局合理、能源消耗降低的可持續發展道路。這種經濟發展模式,不是以用電量增長來作爲注腳,而是將用電量下降作爲目標。

 

  總之,用電量只是在産品結構和能源效率不變的情況下,用來反映工業總産量增減的指標,任何對這個指標的過度解讀和聯系,都可能會對經濟形勢産生誤判,從而影響宏觀經濟政策的抉擇,對此,需要有正確的認識。

 

  (本文摘自網易博客)

相關附件
相關文章
  • 聯系我們
  • 服務條款
  • 網站地圖
  • 中國統計資料館
  • 數據咨詢電話:
  • 010-68576320
版权所有: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足彩  京ICP备05034670号
地址:北京市西城區月壇南街57號(1008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