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統計數據 > 數據解讀

中国足彩局長就2018年國民經濟運行情況答記者問

來源:中国足彩發布時間:2019-01-21 16:42

(2019年1月21日)

 

 

 

  中央廣播電視總台央視記者:

 

  剛才從甯局長的發布詞中已經看到2018年經濟保持了穩中有進的發展態勢,此前我們聽到中央對經濟形勢分析時用了“穩中有變、變中有憂”這樣的描述,請甯局長談談你的看法,中國的“穩中有進”,“進”在哪裏?“憂”又來自何方?下一步又要朝什麽樣的方向去發展?謝謝。

 

 

 

  甯吉喆:

 

  2018年,在錯綜複雜的國際國內環境下,經濟運行實現了總體平穩、穩中有進,經濟社會發展的主要預期目標較好實現,主要表現在以下六個方面:

 

  第一,經濟運行保持在合理區間,宏觀調控目標較好實現。一是經濟保持了中高速增長,經濟總量再上新台階。2018年國內生産總值比上年增長6.6%,實現了6.5%左右的預期增長目標,這個增速在世界前五大經濟體中居首位,中國經濟增長對世界經濟增長的貢獻率接近30%,持續成爲世界經濟增長最大的貢獻者。2018年國內生産總值超過90萬億元,比上年增加了近8萬億元。按平均彙率折算,經濟總量達到13.6萬億美元,穩居世界第二位。二是價格漲幅低于預期,居民消費價格溫和上漲。2018CPI比上年上漲2.1%,低于3%左右的預期漲幅。三是城鎮就業繼續擴大,新增就業大幅增加。2018年,城鎮新增就業1361萬人;城鎮調查失業率全年都保持在5%左右,近幾個月低于5%,實現了2018年年初提出的低于5.5%的預期目標。四是進出口穩中向好,國際收支基本平衡。全年進出口總額首次突破30萬億元,貨物貿易規模創曆史新高,保持世界第一。貿易結構持續優化,一般貿易進出口比重提高,機電産品出口比重提高,外彙儲備在3萬億美元以上,人民幣彙率基本穩定。

 

  第二,三大攻堅戰開局良好,薄弱環節明顯加強。一是宏觀杠杆率趨穩,2018M2增長低于名義GDP的增長,M2GDP之比是202.9%,比上年下降3個百分點。201811月末,全國地方政府債務余額18.29萬億元,控制在全國人大批准的限額之內。二是脫貧攻堅成效顯著。2018年全國農村貧困人口減少1000萬以上。280萬人易地扶貧搬遷順利完成,預計有280個左右貧困縣脫貧摘帽。三是節能減排和汙染防治取得積極進展。能耗強度繼續下降,2018年萬元GDP能耗比上年下降3.1%,清潔能源消費量比重上升。全國338個地級及以上空氣質量平均優良天數比例爲79.3%,比上年提高了1.3個百分點。大家关心的PM2.5的濃度爲39微克/立方米,下降了9.3%

 

  第三,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深入推進,“三去一降一補”持續顯效。一是去産能任務提前完成。堅持市場化、法治化手段去産能,提前超額完成全年壓減鋼鐵産能3000萬噸以上,退出煤炭産能1.5億噸以上的目標任務。二是去杠杆穩步推進,宏觀杠杆率穩定,微觀杠杆率用規模以上工業企業資産負債率衡量,201811月末同比下降0.4個百分點。三是去库存效果明显,年末商品房待售面积比上年末减少6510萬平方米,過去兩年間共減少了1.7億左右平方米的商品房庫存。四是降成本繼續顯效。規模以上工業企業每百元主營業務收入中的成本繼續下降,全國企業和個人減負的總規模超過年初預計的1.1萬億元,達到1.3萬億元。五是補短板力度加大。生態環保、農業、社會領域投資都加快增長。六是企業效益總體上升。1-11月,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利潤總額同比增長11.8%

 

  第四,經濟結構調整優化,發展新動能壯大。一是需求結構調整優化,投資和消費比例的關系合理變化。大家比較關注的最終消費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率,2018年爲76.2%,比上年提高18.6個百分點,比資本形成總額高出43.8個百分點。投资内部结构优化。民间投资、制造业投资都加快增长。二是产业结构持续升级,服务业发挥了“稳定器”的作用。从总量看,第三产业占GDP的比重是52.2%。從增量看,三産增加值增速比二産快1.8個百分點。从工业内部结构看,加快向中高端迈进,2018年高技術制造業增加值比上年增長11.7%,占規模以上工業的比重達到13.9%,在沿海一些地區比重還要高。裝備制造業增加值快于全部規模以上工業增速。從農業看,種植結構優化調整,糧食總産量基本穩定。三是新産業、新産品、新業態、新模式不斷成長。戰略性新興制造業、戰略性新興服務業都保持較快增長。新能源汽車、光纖、智能電視産量大幅增長,網上零售額增長超過20%。四是重大科技成果不斷湧現。2018年北鬥三號成功完成部署運營,首顆地震監測衛星升空,港珠澳大橋正式通車,科技引領發展作用不斷增強。今年年初,嫦娥四號又在月球背面成功著陸。

 

  第五,改革開放力度加大,發展活力不斷增強。一是重點領域改革向縱深推進,“放管服”改革成效明顯。按照世界銀行營商環境報告,在190個經濟體中我國排名比上年上升32位。二是市場主體大量增加。2018年全國新登記企業比上年增長10.3%,日均新登記企業1.84万户。前期中国足彩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清查已经完成,现在正在进行入户调查。清查结果表明,法人单位和产业活动单位、个体工商户数量和激活率比预想的要高。三是财税体制改革全面铺开。金融改革、国企国资改革、价格改革、投资改革等稳步推进,产权保护制度不断完善,对外开放水平不断提升,吸引外资势头良好。在全球跨境投资大幅下滑的背景下,2018年我國利用外資1350億美元,同比增長3%,特別是制造業利用外資增長了20%,占比達到了30%。对外投资继续实现增长。與“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经贸往来扩大,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进出口额、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非金融投资增长都快于全部进出口增长和全部对外投资增长。

 

  第六,居民收入和消费较快增长,人民生活持续改善。一是居民收入與经济增长基本同步。2018年全國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實際增長6.5%,快于人均GDP6.1%的增速。其中,农村居民收入增长快于城镇居民增长。中国足彩测算,我國中等收入群体人口已经超过4億人。黨的十八大以來,中等收入群體規模持續擴大。二是居民消費增長加快。2018年全國居民人均消費支出實際增長6.2%,增速比上年加快0.8個百分點,農村居民人均消費支出實際增長8.4%,快于城鎮居民。三是消費結構繼續升級。2018年全國居民恩格爾系數28.4%,比上年下降0.9個百分點。大家有一个参照系是OECD國家或者說發達國家是30%以下,我們在恩格爾系數上也達到了這個水平。服務消費持續提升,2018年國內旅遊人數和旅遊收入都增長10%以上,電影總票房突破600億元,增長將近10%

 

 

 

  同時,經濟運行穩中有變、變中有憂。最大的變是外部環境的變化,大家非常關心國際形勢的走勢,變數很多,不確定性因素很多。過去一年起伏跌宕,金融市場、大宗商品價格劇烈波動、全球投資大幅下滑、全球貿易保護主義及單邊主義盛行,這些都對我們這樣一個已經處于第二大經濟體,進出口貿易相當于GDP三分之一的大經濟體産生影響。國內環境也在變化,長期積累的結構性矛盾仍然是矛盾的主要方面,還在凸顯。同時,經濟正在處于轉型升級當中,有轉型之痛,也在變化。變中當然就存在著矛盾、挑戰和困難。其中就是下行壓力加大,大家注意到經濟增長率有所放緩,當然也是在預料之中,在如此錯綜複雜的國際大環境下,我們能夠保持經濟運行在合理區間是很不容易的,成績來之不易,當然問題也必須高度重視。

 

  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已對今年的經濟工作作出明確部署。我們要看到穩中有變、變中有憂,存在困難、問題,同時也要看到危中有機,要看到中國發展仍處在重要戰略機遇期,特別是要發揮好戰略機遇期一些新內涵的作用。同時,要針對存在的困難和問題,采取有針對性的對策。宏觀政策要強化逆周期調節、結構性政策要強化體制機制建設、社會政策要強化兜底保障的功能,這是“三個強化”。我們有黨中央、國務院的堅強領導,有明確的發展思路,有各地區、各部門、全國人民的努力,有信心、有條件、有基礎,也有能力保持2019年中國經濟運行在合理區間,爲全體人民造福。謝謝。

 

  彭博新聞社記者:

 

  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关于刚刚所说的变中有忧,这些忧虑来自哪些方面?有多少是来自與美国的贸易战?第二个问题关于失业率,刚才提到去年年底失业率是4.9%,我們看到很多媒體報道比如富士康年前有大規模的解雇現象。國家發改委表示說是農民工提早回家過春節。請問4.9%的失業率是否能夠准確地描繪中國的失業情況?謝謝。

 

 

 

  甯吉喆:

 

  關于你問的第一個問題,變中有憂多少是來自于中美經貿摩擦。從去年二季度開始,中美經貿摩擦初見端倪。面對經貿摩擦,中國政府及時采取“六個穩”的政策,即穩就業、穩金融、穩外貿、穩外資、穩投資、穩預期。應該說中美經貿摩擦對經濟運行影響確實是有,但影響總體可控。前兩天發布的進出口貿易數據也表明這一點。從中國經濟運行數據來看,一般認爲四季度受到國際形勢變化的影響要大一些。在這裏我想把12月的數據和大家再分享一下。

 

  過去兩個月主要經濟指標有升有降,總的還是緩中趨穩。以12月份爲例,投資、消費、工業、服務業等主要指標或者是持平、或者是略有上升,總體是穩定的。1-12月固定資産投資同比增長5.9%,與1-11月持平。12月,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同比增长8.2%,比11月加快了0.1個百分點;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同比增長5.7%,比11月提高了0.3個百分點;服務業生産指數同比增長7.3%,比11月加快0.1個百分點;制造業PMI雖有下降,但非制造業商務活動指數上升,服務業持續處于景氣區間,建築業指數大幅上升。

 

  說到經貿摩擦,不僅對中美兩國的經濟有影響,對全球經濟都有影響。總體上我們克服這個影響在繼續前進。中美合則兩利、鬥則兩敗,合則多贏,世界各國都受益,鬥則多輸。爲落實兩國元首121日阿根廷會晤的成果,兩國工作組保持密切溝通,大量磋商,取得積極進展,這對中美兩國包括世界經濟都是重要消息。我個人也注意到,大洋彼岸無論是股市還是推特對磋商也有一些正面效應。從長期發展趨勢看,世界經濟發展的全球化趨勢沒有改變,中國經濟深度融入世界經濟,中美貨物貿易額超過6300億美元,互利共贏的本質不會改變,合作需求潛力十分巨大。同時也要看到,中國經濟增長總體上是內需主導,2018年消費增長貢獻率和投資增長貢獻率加在一起超過100%,淨出口的貢獻率是負的。而且中國國內市場開拓的空間十分廣闊,經貿摩擦沒有也不會改變我國經濟發展的基本面,中國經濟抗禦壓力的韌性、應對沖擊的後勁,長期穩中有進的態勢沒有也不會改變。

 

  第二个问题,关于失业率。之前主要是用城镇登记失业率,这是在劳动部门登记的。去年开始中国足彩公布的是城镇调查失业率。这个数据在内部已经试行了5年,無論從制度方法還是樣本分布都是按照國際勞工組織的標准進行的,具有代表性。由于勞工組織受歐洲影響比較大,我們的調查失業率和歐洲國家相比,方法制度是一致的,美國的口徑可能比我們窄一點。12月份我國城鎮調查失業率爲4.9%,美國是3.9%,美國三季度經濟增長折年率是3.4%,我國2018年全年經濟增長6.6%。歐洲國家調查失業率平均8%左右,個別國家在10%以上,經濟增長率在2%左右。日本經濟增長率在1%左右,當然日本遇到了勞動力短缺的問題,它的調查失業率在主要發達經濟體中是最低的。如果把調查失業率做一個國際比較,情況就很清楚了。

 

  你剛才提到的個例是有的,同時還要看到新的外資企業還在進入中國,無論是服務業還是制造業,包括百億美元規模的也在進入,外資有進有出是正常的,跨國企業在全球調整布局,這會帶來一部分職工的轉移就業和再就業。同時也要看到,無論是在沿海還是在中西部,在相當一些企業當中也發生了技工短缺、熟練勞工短缺、新型人才短缺的現象,所以就業的結構性矛盾還是比較大的。所以,你剛才說的這些現象都會引起我們的注意,促進就業優先政策的落實,使得人民群衆有就業,實現比較充分的就業,收入不斷增加,生活不斷改善。謝謝你的提問。

 

  中新社記者:

 

  市場普遍預期2019年的外部環境可能更加嚴峻,國際機構下調了對中國經濟增長的預期。請問甯局長,中國2019年經濟走勢如何?會不會出現前低後高的態勢?

 

 

 

  甯吉喆:

 

  現在進入了2019年,大家都十分關心2019年中國經濟和世界經濟的走向。我們確實注意到國際組織下調了全球經濟增長率的預期,包括中國,也包括發達國家。

 

  從中國經濟來說,2019年經濟發展的外部環境更加複雜嚴峻,國際環境具有不穩定性、不確定性,貿易保護主義盛行,單邊保護主義、民粹主義活動也是比較多,國內的結構性矛盾仍然突出。我們既要看到矛盾、困難、問題、挑戰和危機的一面,更要看到希望、機遇、光明和前景的一面。2019年,我國经济危中有机、稳中趋进,有基础、有条件、有信心、有能力保持经济运行处于合理区间,实现经济持续健康发展。全球经济增长都在回落,我國对全球经济增长的贡献率是最大的。至于月度乃至季度一些指标可能会发生波动,这也是正常的,不必过于担心,关键是要看全年、看走向、看趋势、看潮流。从国际上看,经济全球化、社会信息网络化、政治多极化、文化多元化多样性仍然是大趋势,统一的共识是多边主义,和平、发展和合作仍然是全球的潮流。

 

  从中国自身看,我國仍处于并将长期处于发展的重要战略机遇期,经济长期向好的基本面没有也不会改变。中国仍然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没有变,仍然是最大发展中国家的国际地位没有变,仍然具有较强的后发优势、较大的发展空间,特别是我们解决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主要矛盾,这是党的十九大作出的重大判断,必然会带来发展深度和广度的开拓,带来发展质量和水平的提升,支撑经济保持中高速增长。有利条件是比较多的:

 

  一是世界大变局和我国新格局都带来了新的重大机遇。我们與其他国家开放合作、互利共赢,参與全球经济治理变革的空间十分广阔。同时,我们加快经济结构优化升级,提升科技能力、创新能力,深化改革开放,加快绿色发展,也给发展机遇带来新内涵。

 

  二是我國擁有全球最具潛力的消費市場。人口規模數據剛才已經公布了,將近14亿人。我们拥有全球规模最大、最具成长性的中等收入群体,中国足彩做了测算,2017年已經超過4億人,2018年需要進一步測算,還會增加。我們的標准是什麽?中等收入群體是有測算標准的。以中國典型的三口之家年收入在10萬元-50萬元之间的,已经有4億多人,約1.4億個家庭,有購車、購房、閑暇旅遊的能力。所以,消費對我國經濟持續平穩增長形成了有力支撐。除了這4億人外還有很多人,有高收入者、中低收入者等。通過增加居民收入,改善消費環境,提升産品質量,都能夠促進形成強大的國內市場,使我國的消費潛力得到進一步釋放。這是巨大的潛力。

 

  三是我國擁有豐厚的物質基礎和人才基礎。經過改革開放40年的发展,我國的工业体系在世界上是综合性的、比较完整的,基础设施也在不断完善,物质技术基础比较雄厚。特别是大家关心人的因素,这是经济发展中能动性的因素。我们的劳动力资源近9億人,就业人员7億多,受過高等教育和職業教育的高素質人才有1.7億,每年大學畢業生有800多万。中国仍然具有巨大的人口数量和劳动力大军,人口红利仍然存在,劳动的参與率还可以提高。同时,人才红利正在形成,这都为我们推动高质量发展,打造经济发展新高地,提供了智力基础和支撑。

 

  四是改革紅利加速釋放。去年改革開放40周年,今年新中國成立70周年,改革過去是、現在是、將來還是中國經濟發展強勁的動力。

 

  五是宏观政策空间大、经验足。目前,我國的通胀水平、财政赤字率在国际上看都是比较低的,外汇储备充足,宏观政策操作空间大。今年宏观政策要强化逆周期调节,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积极的财政政策加力提效,稳健的货币政策松紧适度,还有其他政策的配合实施。我们有足够的调节工具和手段,有丰富的调节经验和方法。可以回顾20年前亞洲金融危機時我們是怎麽應對的,也可以回顧10年前國際金融危機我們是怎麽應對的,無論世界上有多大的風雲變幻,我們有堅強有力的領導,有勤勞智慧的人民,有豐富多樣的經驗,一定能夠化危爲機,抓住機遇,克服挑戰,變下行壓力爲提升動力,促進經濟穩中求進,邁向高質量發展。

 

  中央廣播電視總台CGTN記者:

 

  我們注意到整個2018年消費的增長還是很穩的,但是社會上對于消費降級的擔憂也是近期最大的,您如何看待這個現象?我們注意到消費對于經濟增長的貢獻,第四季度從前三季度的78%,降到剛剛發布的76.2%,您如何看待這種波動?

 

 

 

  甯吉喆:

 

  2018年消費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率比上年高。你剛才提到全年比前三季度稍微低點,這一點波動不足以說明有質的變化。總的看,隨著人民收入水平提升,消費結構總體是升級的。按國際通行指標恩格爾系數衡量,這幾年都是下降的,說明居民消費中非食物性支出在總體上升。而且居民收支的數據是通過住戶調查獲得的,住戶調查現在在推行電子記賬,全國已經有60%左右的調查戶使用電子記賬,方法制度也是國際可比的。

 

  另外一个很重要的趋势,就是商品消费向高品质方向发展。物美价廉的商品好销售,同时质量高、价格不菲的商品也开始更多地进入中高收入家庭。服务性消费比重是上升的,我们每个人都有体会。国内旅游人数在两位数增长,不仅在国内旅游,到国外旅游的数量也是很大的。虽然我们希望这些旅游消费发生在国内,但全球化必然带来消费的外溢效应,对别的国家也会有贡献。还有文化消费、信息消费、教育培训消费、健康卫生消费,都在迅速增长。目前这方面还缺乏有效的测量办法,所以中国足彩正在按照国务院要求研究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扩展到能够把服务消费也纳入进来。就“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这个指标而言,旅游、文化、卫生、体育等服务性消费还没有纳入进来。尽管这样,2018年仍然是增長9%,這個速度是不低的。我們已經由高速增長向中高速增長轉變,所以要轉變思維,實現經濟運行在合理區間,追求更高質量、更好的效益。順應消費升級的趨勢來改善我們的生産結構,配合産業結構調整,投資結構也要調整,爲了消費而投資,改善消費的基礎設施,這都需要我們做大量艱苦細致的工作,使消費紅利、消費對經濟發展的基礎性作用更好地發揮。

 

  謝謝你。

 

  美国国际市场新闻社記者:

 

  去年的物價低于預期,12月物價指數和生産價格指數也是趨弱的,今年CPIPPI走勢您如何分析?經濟中産生通縮的風險有多大?您說是宏觀政策要強化逆周期調節,能不能再介紹一下宏觀政策方面哪些因素值得我們關注?

 

 

 

  甯吉喆:

 

  關于12月份的物價,有媒體說回到了1時代。12月份CPI低于2%PPI當月同比漲幅回落,全年CPI漲幅是2.1%PPI3.5%,都屬于溫和上漲,這是人民群衆所期望的。影響CPI上漲因素很多,最關鍵是供求因素的影響,包括工業消費品和農産品供求。我們的農産品供給是充足的,糧食産量穩定,多種經營模式不斷發展,有豐富的農産品供給。工業消費品供求平衡態勢總體穩定,很多工業消費品從總量上都是供大于求的,現在要更高標准要求質量上提質升級,更好地滿足群衆的消費需要。價格的背後是供求關系,我們深入地去分析供求關系,也就了解了中國價格的基本走勢。當然,PPI不僅受國內供求關系的影響,還受到國際上大宗商品價格變化的影響。從國內看,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改變了傳統行業過剩産品多、有效産品價格低的情況,那也是企業不希望的。從國際看,由于中國已經是進出口大國,特別是在生産資料方面,四季度以能源産品爲主的國際大宗商品價格下降比較多,這都會對我國的PPI有影響。新一年,國際上仍然是有變數的,所以現在的宏觀經濟研究、物價的研究不能只看國內,還要看國際。

 

  至于一些媒体担心的“通货紧缩”,从近十几年来看,我國全局的通货紧缩没有发生过,但个别年份有结构性的紧缩因素。从今年看,这个词可以说不得当。确实我们提出一个概念,应当與经济环境、背景结合。今年物价温和上涨是可以预期的。物价本身是一个表象,背后是市场供求关系。这就又联系到你讲的第二个问题,逆周期的宏观政策。宏观政策要解决结构性矛盾,主要矛盾或者矛盾的主要方面,也要考虑供求总量的平衡。在面临经济下行压力的情况下,逆周期调节还是有很强的针对性,就是对冲下行压力,在结构上采取措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巩固、增强、提升、畅通”八字方针,结构性去产能、结构性去杠杆,这都有利于改善供求关系。同时,也要考虑总需求平稳,现在的政策取向很明确,要继续实行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积极的财政政策要加力提效,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松紧适度。“加力”体现在实施更大规模的减税降费,较大幅度地增加地方政府专项债券规模,进一步增加中央预算内投资规模,重点支持补短板等方面。“提效”体现在提高财政资金的配置效率和使用效益,财政部门已做了部署。稳健的货币政策松紧适度,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保持货币、信贷及社会融资规模合理增长,按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要求优化融资结构、信贷结构,加大金融对民营企业的支持,进一步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使资金更多流入实体企业、流入中小微企业,提升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应该说政策的取向十分清晰。

 

  謝謝你。

 

  凤凰卫视記者:

 

  我們關注到人口總量的數據,全年出生人口已經連續第2年微縮,人口出生率和人口自然增長率創了新低,您怎樣看待這樣的局勢?人口增長率的逐漸下滑,是否意味著中國經濟增長的人口紅利會提前消失?

 

 

 

  甯吉喆:

 

  近期大家非常关注人口数据,有一些研究文章认为人口会出现所谓的负增长。中国足彩公布的数据已经很清晰地表明,2018年中國不僅人口在正增長,出生人口數量也是比較大的,1523萬人,這個數據還是很可觀的。至于人口增長率、出生率有所下降,人口的數據不能只看一年,要長期觀察,曆史上我們有過出生人口高峰,現在人口的結構變化也是自然而然發生的。所以,不必過度解讀。人口結構是隨著經濟社會發展發生變化的。前面已經講到我們的人口紅利仍然存在,勞動力資源近9億人,有一些波动,但这个规模仍然巨大。我国9億勞動年齡人口當中有7亿多在就业,劳动参與率在世界上不算低,但还有提升空间。劳动力数量本身就有很大潜力,大家注意到我国农民工仍然有2.88億人,是一支很庞大的队伍,今年仍在增长。我们还公布了一个数据,就是人户分离人口数,2.86億人雖然有所下降,但仍然是很大的,下降的原因是有1億已在城市有就業的農民工,從農民變成市民。現在,隨著中西部地區的發展,外資企業和國內沿海企業更多到中西部投資,中西部交通和基礎設施改善和區域發展戰略的實施,農民工返鄉創業,很多就地就近進入了二三産業,這也是一個趨勢。我們勞動力素質的提高,以及每年還有800万大学生毕业生,他们对产业升级将会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总之,我國仍然存在人口红利,我们更加重视人才红利,应该说支撑中国经济中长期向好的因素没有也不会改变。

 

  第一财经电视記者:

 

  今年年初基建投資勢頭很猛,數據反映來看全年的基建投資增速比前三季度進一步回升。請問2019年基建投資對于經濟的影響或者貢獻率是否會進一步提升?補短板領域主要在哪些方面?

 

 

 

  甯吉喆:

 

  你的問題問得很好。這幾年投資指標跟消費指標相比還是相對較低。2018年,按照黨中央、國務院要求,把補短板作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一項重點任務。中國補短板的領域還是比較多的,我們雖然總體已經進入中高收入階段,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但我們發展很不平衡,各地的基礎設施差異也是比較大的。基礎設施仍然是我們補短板的重要領域。10月份以来,随着补短板力度加大,固定资产投资增速近几个月出现回升。投资里面主要包括三大领域,最主要的是制造业投资,然后是基础设施投资,还有房地产开发投资。应该说,基础设施投资相对制造业投资增长弱一点。总之,加强基础设施建设,特别是为改善消费环境服务,为打好三大攻坚战,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和区域发展战略的基础设施都还是比较欠缺的,與发达国家相比,虽然我们有比较新的高速公路网,高速铁路里程在世界上也是最多的,但是人均基础设施存量明显低于发达国家,例如机场和欧美国家相比覆盖率是低的。加快为人民生活直接服务的城市和乡村基础设施建设的任务还很重。

 

  補短板的其它領域,如在易地脫貧攻堅領域,易地脫貧住房要有配套基礎設施;在城鎮保障房的供應方面,棚戶區改造、租賃房的建設等等也是需要大力加強的。當然,農業、水利方面也有很大提升空間,鄉村振興戰略要實施,重大水利工程以及“十三五”的重大工程還沒有完全建成。在交通方面,城市裏的公共交通和城市群之間的交通設施也需要進一步完善和改造提升。剛才講了接近60%的城鎮化率,城市中軌道交通快速發展,但是還是無法完全滿足人們的出行需要,這些都是和人民生活密切相關的,都是和薄弱環節加強有關系的,所以必須增加有效投資。可以預期,今年隨著政策繼續發力和落實,投資數據有望比去年強勁一點。謝謝你。 

相關附件
相關文章
  • 聯系我們
  • 服務條款
  • 網站地圖
  • 微觀數據申請
  • wgsjsys@stats.gov.cn
  • 中國統計資料館
  • 數據咨詢電話:
  • 010-68576320
版权所有:中国足彩
地址:北京市西城區月壇南街57號(100826)
京ICP備05034670號   網站標識碼bm36000002